1956位用户,发布了38851篇文章,产生了253条评论!欢迎新会员:lianai恋爱zxcvbnm

发布信息

 
 

女白领的私生活(经典长篇)1-10

footslave

footslave发表于2686天 13小时 42分钟前
来源:www.squeens.com 标签:无

 
女王推荐 QQ号列表
性感女S QQ: 878329599 母子调教 制服诱惑








小粗口 QQ: 908440376 丝袜高跟指挥
广告招商,在网站管理栏目留言

浑身汗流浃背的夏磊停下来,他走到我身边,他粗大的阴茎高高地翘着,上
面沾满丽玲的阴液。
  「江明,原来你真是个变态,哈哈!你真的喜欢看别的男人操你老婆?」
  「不是,不是……」我无力地摇着头,眼泪流了出来。
  「还说不是,你这是什么?你看我干你老婆,鸡巴硬成这样?你不是男人,
你根本不配做男人,你是他妈的变态!你只配给女人做奴,让女人作贱,你真他
妈无耻!」
  夏磊骂完,又回到床上,搂着一丝不挂的丽玲,再次把阴茎插进她的阴道,
开始更加肆意地蹂躏我老婆的身体。
  「你既然喜欢看我操你老婆,我就操给你看!啊……啊……啊……真舒服,
你老婆真嫩,她的屄真紧,太爽了!啊……紧凑得像个处女,我想是你那傢伙太
小,使你老婆一直没有被开发,现在让我给你老婆开开苞吧!」夏磊大声喊叫起
来,阴茎在丽玲的下身猛烈抽送起来。
  「啊……啊……江明原来你是这种人,我早就知道你有些变态,可没想到这
么变态,算我瞎了眼……」丽玲一边呻吟,一边说道:「啊,夏经理,干我!用
力干我!让那个贱男人看你怎么操我……啊……啊……太棒了!你的鸡巴真大,
感觉真好……」丽玲放荡地双臂紧搂夏磊的脖子,腰身在积极配合夏磊的阴茎上
下蠕动。
  丽玲一骂我,我的精神就彻底崩溃了。
  「我无耻,我变态,你们饶了我好吗?不要再这么折磨我了,你们让我做什
么都行,快让我出去。」我在椅子上扭动,我想挣脱,我感到从未有过的羞耻,
我在哀求他们。
  虽然我在哭,但鸡巴一点也没有软下来,难得我真得这么下贱吗?我突然感
到自己真的是全世界最下贱的人。
  「自己骂自己,说你自己是喜欢戴绿帽子的乌龟。啊……啊……」丽玲一边
呻吟,一边命令道。
  「我是喜欢戴绿帽子的乌龟,我不是人……」
  「说你喜欢夏经理操你的老婆……嗷……啊……」丽玲喃喃道。
  「我喜欢夏经理操我老婆……」
  时间在一分一秒的消失,在我的呜咽声中、在丽玲的叫床声中,突然,夏磊
猛然把头一抬,闷哼道:「丽玲……我要射了……我……要射了……」随之重重
地把腰一挺,同时紧紧地抱住了丽玲的身体,就这样,在她潺弱的老公面前,把
一泡滚烫的精液射在了丽玲的生殖器里,浇灌着她已经成熟的花芯中。
  夏磊喷射了,他射了很多,精液开始从丽玲的阴道外泄,显然他和丽玲已经
爽到极点。
  两分钟后,夏磊和丽玲的喘息才渐渐平静下来,卧室里顿时非常安静。丽玲
紧紧地抱着夏磊,看起来还在回味着高潮的快感,夏磊则缓缓的把自己那条已经
开始变软的阴茎从丽玲的大腿深处抽了出来,带出了大量白白浓浓腥骚的液体,
然后他侧身躺在丽玲身边。
  再看丽玲的阴户,阴核依然高傲的挺立着,阴道口微张,随着阴茎的抽离,
阴户向上方微翘的地方还有少许白色的液体缓缓的流出,沿着股沟流过肛门,最
后流淌在床单上。
  「丽玲,你真像处女。你的阴道好紧好窄啊!我从来没有这么爽过。本打算
陪你好好玩玩的,现在看起来还要等下一次了,从昨晚到现在我真的是好累了,
可能是得到你让我太兴奋了吧!」
  「是我老公的那个太小,才使我保留得这么紧……」丽玲讨好地答道。
  看着夏磊那松软而满是精液阴茎,丽玲起身,习惯性地从床头柜上的面巾纸
盒中拿出一些纸为夏磊擦净下身。这是她以前经常为我做的动作,现在看到非常
奇怪。她又拿了一团纸擦了一下自己湿漉漉、黏稀稀的阴部,用手指伸进阴道,
带出一滩精液在手指上,然后下床走到我面前。
  她把粘糊糊的手指伸到我嘴边,「把我的手舔乾净。」她命令道。
  我稍犹豫了一下,她立刻用另一只手给了我一记不轻不重的耳光:「舔呐,
把我的手舔乾净!」
  我张开嘴,丽玲将夏磊的精液抹在我的嘴和舌头上,味道有些鹹。她将手放
在我嘴上:「舔乾净每一滴。我知道你喜欢精液的味道,可你喜欢这个奸污你老
婆、夺走你工作的男人的精液吗?江明。」
  我羞得无地自容,失声哭了出来:「求你不要再折磨我了,我知道错了,原
谅我吧!」我的最后一点自尊也彻底崩溃了,我的奴性突然被最大限度地唤起,
我拼命地舔着丽玲的手指。
  「我不是人,我是狗,我连狗都不如……原谅我吧!丽玲……」
  「我问你喜不喜欢这味道?答我!」
  「喜欢。」
  她和夏磊交换了一下眼色:「原谅你,你根本不配做我的男人,不值得我原
谅,你只配做狗,给我做奴。舔!」
  我一面舔,一面哭着求她:「是的……我不是人……我是狗……我下贱……
我只配给你做奴……原谅我吧!」
  「做我的奴你都不配!」丽玲抬起刚刚被我舔乾净的手,狠狠地给了我一记
耳光。
  「饶了我吧!让我给你做奴。别再折磨我了,我会好好地服侍你……我一定
会好好地服侍你。」
  「想做我的奴,就先给我下面舔乾净!」丽玲把一条大腿高高抬起,放在我
的肩上,把满是精液的阴部放到我的嘴旁。
  我犹豫了一下,「快舔!」丽玲不耐烦地叫道,我心里又是一阵受虐冲动,
立刻把嘴凑上去,疯狂地舔起来。我要把她阴户里的精液都舔出来,把姓夏射进
去的那些髒东西从老婆的身体里舔出来。
  我疯狂地舔着,大约有一分多钟……
  丽玲知道她赢了,她已经彻底地征服并控制了我,她会意地看了夏磊一眼:
「给他解开。」
  夏磊下床帮我解开第一道绳子。
  「跪下!」丽玲命令道。
  我的精神已经崩溃,我被彻底打垮了,我顺从地跪在丽玲脚下,她抓住我的
头发,把我的脸放到她的大腿中间,让我继续舔。我奴性大发,急切地舔着她的
下身,想把夏磊的精液都舔出来,吃下去。
  「你过来。」她对夏磊说,夏磊走到她身边,她抓住夏的阴茎对我说:「把
嘴张开!」
  我知道她要干什么,但早就没了反抗的勇气,我乖乖的张开嘴巴,她将夏磊
原本松软现在又有些硬起来的阴茎放进我嘴里:「给夏磊也舔乾净。」
  她头一次不叫他夏经理。我乖乖地开始舔,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舔另一个
男人的阴茎,而这个男人还是我的情敌和冤家对头,那种羞辱感是任何言语都难
以形容的。
  夏的两只大手紧紧按在我的头上,配合着我头部的前后摆动。丽玲转身拿起
一个相机,显然那是早准备好了的,拍了几张照片。我本想反抗,但夏的双手很
有力,按得我头皮很痛,而我又不敢过份挣扎。
  「你真是个无耻的男人,你简直是人渣!」夏磊无比轻蔑地斜着俯视我说。
  我知道我完了,我已经不是人了,我想逃出去,想钻进一个老鼠洞里,但我
不能,也没有勇气停下来。我伸着舌头,舔着这个我最讨厌的男人的阴茎,而这
是刚刚蹂躏过我老婆身体的阴茎,他的黏糊糊的阴茎很腥。我扭过头,可怜巴巴
地看着丽玲,脸颊上还留住泪痕。
  「滚出去,跪到门外去!」当夏磊把阴茎从我嘴里抽出去时,丽玲命令道。
我顺从地爬了出去,跪在门外的过道上。我浑身松软,眼泪还在眼眶里转。
  丽玲从里面关上房门,我隐隐地我听到他们俩在轻声说话,还有笑声,他们
好像是在商量什么事。
  半个小时后,门开了,夏磊已经穿好衣服,他出去了。家里只剩下我和老婆
丽玲,一片寂静。
  短短的24小时,我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24小时前,我还在和
老婆一起商量怎样渡过危机,但现在我好像已经失去了老婆。
  我仍然跪在地上,不知道是否应该起来。
  终于,我站起身,走进卧室,看见丽玲斜卧在床上,她在看杂志,但下身的
短裤已经脱下来,围在她的脚腕上。
  「谁让你站起来的?」
  「对不起,丽玲……请你原谅我吧!」
  「我不会原谅你的,你不是男人,你根本不配做我的丈夫,一个丈夫是不会
看着自己老婆受人侮辱还会那样。」
  我「扑通」一声给她跪下。这是我头一次主动给她下跪。
  「丽玲,我不是人,我该死,我猪狗不如,我愿意给你做牛做马,我只求你
原谅我。我并不愿看你受辱,我只是……你能原谅我吗?」我跪在地上求她,希
望不会失去她。
  「我绝不会原谅你的,你太下贱,太变态,我们已经没有办法再过从前的夫
妻生活了,我不会要你了。」
  「求你饶恕我,丽玲,我不是人,我该死,但我求你不要让我们分开,我不
能离开你。」
  「说这些有什么用?我给你两个选择,要么从现在起你彻底顺从我,放弃原
来的你,给我做奴,一切都听我的,你不是一直都挺喜欢我虐你吗?现在我就给
你个机会。要么我们离婚,财产当然全归我,你彻底滚蛋,而且可能进监狱。不
仅如此,我还要把那些照片给你的亲戚朋友寄去,让他们知道你是个什么东西,
我为什么要离开你。」
  「丽玲,你不能这样对待我,看在四年夫妻的份上,你千万……」
  「什么四年夫妻份上?不说本小姐气还小点,一说四年夫妻,我就冒火,这
么多年,你根本没有让我幸福过,更没有让我真正嚐到什么叫『爽』,我根本没
有爽过,你的鸡巴太小,白白浪费了我这些年,这是我一生中最好的年华,都毁
在你这个乌龟王八蛋身上。夏磊的鸡巴才叫男人的鸡巴。
  好了,少费话,我给你一天时间考虑,要么留下做奴,伺候我,要么滚蛋。
要做奴,就要接受管教,就要接受我给你订立的规矩,做得不好要受惩罚。你知
道吗?夏磊不仅把早晨的事拍了照,而且还录了像,他现在手上更有要挟你的东
西了。」
  在这以后的一个小时,我的思绪很矛盾,首先我感到羞耻,不敢相信发生的
一切,在不久之前我还有工作,受人尊敬,而现在,我却趴在这里,让自己的妻
子把自己变成奴隶。我开始想像我的父母家人,我过去的同事,同学看见我这样
子匍匐在自己妻子脚下,是多么让人难堪,甚至可以想像出他们蔑视的笑声。
  然后是恐惧,我知道丽玲和夏磊什么都干得出,他们真得会把我送进监狱,
但更加恐怖的是他们可能把这事公佈于众,那可比进监狱更可怕。那我还有什么
脸面活在世上?

关注用户

    最近还没有登录用户关注过这篇文章…
暂无评论
共有 0 位网友发表了评论

评论

您所在的用户组无评论权限,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