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6位用户,发布了38851篇文章,产生了253条评论!欢迎新会员:lianai恋爱zxcvbnm

发布信息

 
 

【110525】 女教师的脚奴 - 丝袜小说 - 中国女王信息大全

footslave

footslave发表于2681天 11小时 48分钟前
来源:squeens.com 标签:无

 
女王推荐 QQ号列表
性感女S QQ: 878329599 母子调教 制服诱惑








小粗口 QQ: 908440376 丝袜高跟指挥
广告招商,在网站管理栏目留言
: tT 发表于 2011-5-25 10:13 | 只看该作者
【11/05/25】 女教师的脚奴
本文来自: 玫瑰酒吧 作者: 玫瑰-小J 日期: 2011-5-25 10:13 阅读: 11663 人 收藏
注意力, 美女, 电脑, 大学, 同学
这里的繁华让我很不适应,因为我什么都不会,处处都感到很陌生,处处都遭人白眼。所以我平常很少出门,天天在学校的宿舍里除了读书,就是读书。同学们看我这样也就不爱理我,渐渐的这种爱搭不理变成了讨厌我,经常欺负我,这一切让我感到越来越自卑。我只有用功的学习来安慰自己,所以学的还不错,除了一门——电脑。这种现代化的东西我一点也不懂,上课其他同学在电脑上忙着做这个那个,而我只能左右看着不知如何下手,经常一不留神,就把注意力移到了我们老师身上。我们老师是一个二十多岁的美女,据说正在一所重点大学里读书,来教我们只是课余打工而已。她不仅长的漂亮,更是一幅魔鬼身材,而且穿着入时。对于我这个在穷地方长大的孩子来说,自是把她惊若天人。我从来不敢正眼看她,总是偷偷的看她的背影,她走路的姿势也是那么迷人,显得那么的高贵。每次上课,她经过我身旁的时候,我都假装看电脑,而低下头,看她的腿脚。她的双腿修长,笔直,她的脚纤秀细长,每次看到都让我有一种莫名的冲动。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我特别注意女人的脚,觉得那是女人身上最美的地方。老师的脚最让我感到心动。因为我们学校在电脑房是不许穿鞋入内的,所以每次都能看到老师那包在透明丝袜里的脚,那种朦胧的美让我几乎控制不住自己。这天上电脑课也是一样,我一边假装看电脑,一边偷偷看老师的脚,在我心神荡漾之际,忽然那双脚停在了我的面前,“你在干什么!?”声音冷冷的传来,我心下一惊,抬头发现老师杏眼圆睁的站在我面前,再一看电脑,由于我乱按,删了好多程序,电脑已经摊了。我吓得不知如何是好,呆呆的说不出话来。“我问你话呢!”

老师看我这样更生气了,“站起来!”她的声音更冷了,我吓得身子一颤,站了起来,头垂得更低了,“说话呀!”老师又问了一次。“我,我”我嗫嚅着说不出话。老师见我不答她的话,在全班同学面前觉得很下不了台,非常的恼火,“下课留下!”她摔下一句,就不再理我。我这时已经非常的害怕。平时在她的面前,见到她高傲的神情,我就感到自卑,这种自卑让我从心底产生了一种对她的惧怕,而惹她生气更是从来不敢想的事,这时惹恼的她,我更不知该怎样弥补。
下课了,同学陆续都走了,只留下我在教室里,老师坐在前面的电脑桌后,不理彩我,我慢慢的走过去,站在她身旁,低着头,小声的说:“老师,对不起!”她并没理我,继续玩她的电脑,我又说了一边,她还没理我,当我第三边说的时候,她漫不经心的说:“你很有本事啊!让我下不来台!”我一时不知说什么才好,她又说道:“准备退学吧,我会和校长说你藐视尊长的事的。”我知道她有这个本事,校长相信她而不会相信我这个穷学生,退学就意味着我这一生完了,我不愿在穷家乡待一辈子。我不由紧张起来:“老师,我不是有意冒犯您的!请原谅我这一会吧!”我开始求她,她不为所动,继续做她自己的事。“老师,我求求您,原谅我吧!”我几乎是哭声了,终于忍不住,慢慢的跪了下来。她开始很吃惊,没想到几句话就把我说得跪了下来,刚想起身,但很快就平静下来,椅子一转,面冲我,居高临下的看着我。我这时脑子象短路一样,乱得很,嘴里还在一遍一遍的求着她,她听着我求她,似乎想起点什么,问我道:“你真想让我饶了你?”声音还是冷冰冰的,但却多了一种兴奋。我连忙说:“是。是,您饶了我吧,让我做什么都行!”“真的?”她问。我连忙答应“是!”“好。那我就试试你。”她笑着说。这一笑,美得让人不敢直视,我简直不敢相信她是在对我笑,一时间我觉得就是为她死了也甘愿,这时我就象被法官额外宽恕的犯人一样,对她感激的五体投地,因为我知道她那一笑已经是宽恕了我。我情不自禁的把身子伏了下去,想去吻她的脚。但当我看见她的脚时,我不仅呆了。我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看见她的脚,肉色丝袜里精致的脚趾,虽然趾甲上没有涂任何颜色,但却有一种高贵典雅的风格,我不知所措的望着。这时老师一只脚慢慢的抬了起来,我的心跟着一颤,看着这只脚又慢慢的落下,落在了我的头上,我没有反抗或躲闪,也不想反抗,更是不敢反抗。一切都是那么顺理成章。“给我垫会儿脚吧。”老师说着,脚用力踩了下来。我的头被一直踩到地上,一边脸贴地,一边脸被老师柔软的脚踏着。当她的脚掌接触我脸的那一瞬间,我仅存的男人的自尊被顷刻间踩得粉碎,我的心情在这一瞬间竟然平静下来,就好像突然找到了自我一样。老师看我没有反抗,似乎很满意,把另一只脚也抬了起来,两条腿架了起来,这样她腿部的所有重量就都放在了踩我的那只脚上,我的脸被紧紧的踩在了地上,动弹不得。老师不在理会我,自己舒服的*在皮椅里,打开了粉盒,开始仔细的化上了妆。这样一直过了半个多小时,我感到半边脸已经被踩的发麻,但又感觉这似乎很正常,甚至有点生自己的气:给老师垫会儿脚都受不了,真是没用。好在老师并没责怪我。她化完妆,这才低头看着我,冷冷的说:“怎么样,是不是累了?”“不累,能给老师垫脚是我的荣幸。”我连忙回答。话说完了,我自己都感到吃惊:我怎么会这么说。“真的?那让你永远给我垫脚,你不会反对的了!”老师的话不容我说不行,我也不想说不行。其实在我的心里已经认为给她垫脚,伺候她是应该的。“我愿意永远伺候您!”我想什么就直说了出来。老师显然对我的话很满意,“这样的话,从今天起,你就是我的仆人了。永远不许违背我的意思,明白了吗?”老师严厉的问,声音已经就是主人对仆人说话的态势。我诚惶诚恐的答应一声:“是。”“起来!给我磕头,说你是我的仆人。”老师说着抬脚放开了我。我从她脚下缩回头,重新跪在她面前,毕恭毕敬的说:“我从今天起就是老师的仆人,一切听老师的命令,决不违抗。”说完,便磕下头去。老师抬脚挑起我的下巴,看着我说:“以后在学校的时候,你叫我老师,在外边的时候,叫我丽萍小姐,没人的时候叫我主子,知道吗!?”我回答知道,接着又重新给丽萍小姐磕头,说:“我希望主子能给我机会,永远留在您身边伺候您。只要您高兴,您可以天天打我骂我,我都愿意接受。”我这时已经控制不住自己,激动的说。直到此时,我才发现,我心里是那么的愿意成为女人的奴隶,永远被女人踩在脚下,才会找到真正的自我。


丽萍小姐听完我的效忠才说:“行了,我的脚奴,别罗嗦了,过来给我揉脚!刚才踩你,踩得我的脚都酸了。”说着她把脚微微一抬,我会意,一翻身,由跪姿变成了躺的姿势,仰面躺在她脚踩的地方,任她把脚踏在我身上。我轻轻的捧起她的一只脚,揉了起来,她闭上眼,享受着我的服侍。我专心的揉着,生怕一不小心又让她不高兴。丽萍小姐似乎对我揉脚的技术很满意,渐渐兴奋起来,另一只脚在我脸上不停的揉搓着,好像我的脸是一个脚部按摩器似的。她不停的用力踩,按,揉搓,我的五官被她无情的践踏着。渐渐的我觉得脸象是被磨破了一样,逐渐的失去知觉,头在她的脚下来回滚动着。我按摩她另一只脚的手早被她踢开,她的脚在我的小腹上蹭来蹭去,弄得我五脏六腑都很不舒服,我早已停止了一切动作,任她肆意的折磨我的身体。不知过了多久,她的丝袜上已满是汗水,这才停了下来。把脚并放在我的胸口上,笑着对我说:“你真是一个不错的按摩器,尤其你的脸,踩着特别舒服。”说着,又伸脚踩着我的脸,意犹未尽的蹭着,像在踩一个足球。我本已被踩得迷迷糊糊,听了这话,好像全身又恢复了精神,再听到丽萍小姐夸我的脸好使,竟然感动的快哭了出来,呜咽着说:“谢谢主子,只有主子不嫌弃,我天天给主子揉脚。”丽萍小姐笑了笑,顺势把丝袜上的汗水抹到了我的脸上,脚汗混上香水的味道,让我感到一阵眩晕。我不自禁的说:“求主子,请让我为您舔去脚上的汗水,行吗?”“舔我的脚!你配吗?”丽萍小姐向我轻蔑的一笑,“你的嘴这么脏,也不怕污了我的脚!做脚奴的竟然敢向主子要求事,想死吗?”说着,她生气的在我的肚子上狠狠的跺了一脚。我忍不住惨叫一声。“不许叫!”丽萍小姐恼怒的在我的肚子上又跺了一脚,我不敢再叫,哀声的求饶,可丽萍小姐见到我痛苦的表情,却更加兴奋,双脚不停的轮流踹我的身体。踩完一脚后,就停下来笑着欣赏我痛苦的表情,等我痛苦的感觉过去之后,再踩下一脚。如此,玩了很久,直到丽萍小姐玩累了,她才停了下来。我已经不再叫唤,因为我知道丽萍小姐不高兴我叫,到这时,她的残暴已使我完全屈服在她的淫威之下,我觉得,我天生就是要被她虐待的,她是我的主宰,我生活在这个世上,唯一的价值就是被她奴役,让她高兴。我的一切都是属于她的,包括我的生死。此时她踩我取乐,我应该高兴的承受才对。

丽萍小姐才累了,才低头对我说:“明白了吗?奴隶是没有任何权利的。”我恭敬的回答:“是,脚奴知道错了,谢谢主子教导,让主子费心教导我,脚奴真是该死。”我觉得我真的是做错了什么。“嗯,知道就好!”刚说到这,传来了一阵铃声,放学的时间到了。我这才知道,从我跪下那一刻开始到现在已经两个多小时了。“放学了,从今天起,你要搬出学校宿舍,我会给你安排住处的。”丽萍小姐吩咐道。“谢谢主子。”我身子一直被踩着,没法跪下谢恩。“好了。去把我的鞋拿来,跟我回去!”丽萍小姐说着抬脚把我踢开。我爬起来,小跑到鞋柜前,拿出丽萍小姐那双漆黑发亮的高跟鞋,双手捧着,回到丽萍小姐身边跪好。丽萍小姐正在收拾包,随口吩咐道:“给我穿上!”我伏下身,一支手轻轻的托起丽萍小姐的脚,另一支手拿起她的鞋给她套在脚上。接着是第二只。穿完,我刚想把手收回,忽然一痛,手已经被丽萍小姐牢牢地踩住。她刚站起身,显然是踩住我手以后才发现我的手尚在她脚下没收回来。但她并没有收回脚的意思,慢慢的整理着衣服,丝毫不理会我已经痛得蜷在她的脚边,默默的呻吟。丽萍小姐低头看了自己的鞋一眼,似乎对上边那微不足道的一丝尘土很不满意,其实如果不是象我这样眼睛已贴在她鞋面上是看不出来的。“舔了!”丽萍小姐命令。我立刻仔细的开始舔她的高跟鞋,一时偷偷的望了丽萍小姐一眼,她像女王一样高傲的站着,目视前方,根本无视我的存在。我不敢再看,继续舔着她的鞋。直到丽萍小姐觉得舔的她差不多满意了,才叫我停下来。“跟我走,脚奴!”说完,她才把脚从我手上拿开,这时我的手已经摸破皮,流出了血。我爬起来,跟在丽萍小姐后面走了出去。

丽萍小姐带着我到了停车场,取了她的车。命我上车躺在车底的脚踏上,这么躺着很难受,但我知道奴隶就应该是这样的。不知过了多久,车停在了一座漂亮的别墅前,这是丽萍小姐的住所。小姐下了车,我跟在后面。刚进屋门,一个悦耳的声音传来:"姐,你回来啦。"我眼前不仅一亮,一个和我年纪差不多大的美少女出现在我面前,皮肤白暂,穿着雪白的网球服,足蹬一双雪白的网球鞋,清纯的像一个天使。这时听丽萍小姐小姐笑着说:"怎么?又出去打球?"那少女点了点头,看了我一眼,"他是谁?"她问。我不等丽萍小姐回答,连忙跪了下来。丽萍小姐这才说道:"是我的奴隶,当然,也是你的奴隶啦!""奴隶?!"少女有些惊奇。"脚奴,吻未玲小姐的脚!"丽萍小姐命令我道。

我伏下头,去吻那个少女--未玲的脚。未玲小姐显然还没适应。向后躲了一下。"别怕,他不咬人,习惯就好了。"丽萍小姐安慰她说:"瞧,像我这样,他不会反抗的。"说着,她抬脚踩住我的头,猛地用力下压,我的头"嘭"的一声,撞在木制地板上。接着她抬起脚让我的头起来,再踩下去,再起来,再踩下去,我的头不停的撞在地上,发出沉闷的响声。丽萍小姐一边踩,一边笑着对她妹妹说:"来,试试看,很好玩的。"未玲小姐似乎觉得很有意思,将信将疑的走过来,把脚放在我头上,慢慢的踩下去。"这样是不会出声的,用点儿劲。"丽萍小姐告诉她说。未玲小姐这回多用了点劲,我的头撞在地上发出了一声轻响。"再快点,别害怕,想他是你的奴隶,愿意怎么玩就怎么玩,踩死他也没关系。"丽萍小姐继续启发她妹妹。"嘭"的一声,我的头被重重的踩在了地上,未玲小姐高兴的笑了"真的很好玩耶!"说着,又继续玩这个残酷的游戏。我的头早就被撞出了大包,已满是淤血,只能咬牙忍着。我才发现,这个外表清纯的少女,其实和她姐姐一样,心理也充满了强烈的虐待欲。她玩了一会儿,停了下来,对她姐姐说:"不行,我约了人打网球,得走了。回来再玩吧。"说完,就一蹦一跳的离开了。我刚想喘口气,就听丽萍小姐说道:"过来。"我想起身,但脑子晕沉沉的,刚起来,就又跌倒。只好,随着丽萍小姐的脚步,爬向客厅。丽萍小姐来到沙发里坐下,跷着腿,我跪在她面前。她想了一下,开始发号施令;"从今天起,这里所有的活,你都要干,还要伺候我和妹妹,如果你做的不令我们满意,我会严厉的惩罚你!"我答道:"我一定尽心伺候主子们,决不敢惹主子们生气。"丽萍小姐对我的话很满意,嗯了一声,说道:"现在开始干活,把地面用舌头舔干净。""是。"我回答一声,然后开始舔地面。这项工作很艰难,我舔了没多长时间,舌头已干得再也分泌不出唾液了。舔在地板上,感

她跑过我身旁时,停了下来。抬脚踏住我的头,又玩起了游戏。玩了几下,停住脚问我:"干嘛呢?舔地板啊,正好,把我的鞋也舔了。"说着,脚伸到我嘴边,我默默的舔了起来。舔了一会儿,我听见一阵高跟鞋敲打地面的声音,丽萍小姐走了过来。"小妹,回来了?洗个澡,准备吃饭了。"未玲小姐应了一声,还未答话。丽萍小姐低头看了我一眼,突然狠狠的一脚踢在了我的身上。一边骂道:"废物,舔地板这么点小事都做不好,要你干嘛用!"边说边使劲的踢我,我痛的禁不住满地乱滚,口中不住的求饶。未玲小姐看见姐姐这么威风,不住拍手叫好。丽萍小姐踢了一会,停了下来,我仰面躺着,喘着粗气。丽萍小姐抬脚踩着我的脸,说:"暂时饶了你,快去服侍我妹妹洗澡。""我不要,他脏死了,我不要他服侍。"未玲小姐不高兴的说。"不要紧,他是奴隶,你不把他当人看不就没事了,奴隶伺候主子洗澡是正常的事啊!再说,他还不是特别驯服,恐怕还不太服未玲小姐,你应该多调教他一下。"丽萍小姐看穿了我的心思,我确实还不太服未玲小姐。"也对,我得好好教训教训你。"未玲小姐想了一下,对我说。丽萍小姐抬脚放我起来。我跟着未玲小姐来到浴室。"把衣服脱了。"未玲小姐命令,我一愣,"啪!"一记耳光打在脸上。未玲小姐看着我,什么也没说。我不敢再怠慢,脱了衣服。"跪下!"我连忙跪下,"把鞋给我脱了!"未玲小姐脚在地上点了一下,我用嘴咬住她的鞋带,把她的球鞋脱了下来。她的脚上已满是汗水,"闻闻我的鞋香不香?"我于是把口鼻都埋在鞋里,使劲的闻了起来,然后说:"香,主子的脚是天下最香的东西。"未玲小姐听我这么说,开心的笑着说:"你可真*!"一边把袜子上的汗水抹在我赤裸的后背上。脱完衣服,她好像想起点什么,转身走了,再回来时,手上已多了一条皮链。"你是我的狗,自然要有狗的样子,戴上!"说着,把皮链扔在我面前,我捡起来,带在自己的脖子上,这时的我已经完全没有自己的意识,主子说什么,就是什么。

未玲小姐自己放好了洗澡水,坐在浴池边,一扯狗链,把我牵到她身边,"来,我的狗奴隶,赶紧舔主人的脚。"我低下头,舔着她全是汗水的脚,渐渐的嘴里已全是脚汗的味道。未玲小姐看着我真的象狗一样听话,脸上已满是充满成就感的样子。等我舔完她的脚,她便叫我跪在池边服侍她洗澡,为她擦拭身体,我的服侍使她进入了兴奋的状态,一时她竟然叫我躺在地上,然后坐在我的脸上小便,看着我沾满金黄色液体的脸,未玲小姐露出了她那天真无邪的笑容。
从这天起。我便在丽萍小姐家开始了新的生活。对一般人来说这不叫生活,而是虐待。但对我来说,却似乎在这里找到了自己的价值。 丽萍小姐早已设法把我从学校宿舍弄了出来,住到了她家里。对外则说是为了照顾贫困学生而勉为其难,受到所有人的好评。从住到丽萍小姐家里那天起,我就不怎么去上课了。每天早晚要接送未玲小姐上下学,其余时间要跟着丽萍小姐,伺候她上学,休息,只有她到我学校教电脑的时候我才可以上学。

每天晚上,我睡在丽萍小姐卧室的地上,丽萍小姐叫我躺在她床边的地上,睡前把拖鞋脱在我身上,方便夜里踩醒我伺候她上厕所,当然,我就是主子夜里的厕所。早上我要在主子们起床前收拾好屋子,这是我一天唯一的自由时间。今天和每天一样,早上我在主子们没起床之前就收拾好屋子,为未玲小姐收拾好书包,丽萍小姐的包我是不可以动的,再擦好鞋柜里所有的鞋。然后去叫主子们起床。先到丽萍小姐的卧室,主子还没醒,我跪在床边,捧起主子的拖鞋,贴在胸口用体温把鞋焐暖,一边磕头来叫主子起床,头磕在地板上有很大的回声,主子一会儿就醒了。丽萍小姐醒来坐在床上,还没太睡醒,我继续磕着头,一直到一只玉脚踩到我的头上,示意我停下来,我才停止,接着捧起丽萍小姐的玉脚,为她穿上拖鞋。等丽萍小姐站起来,我便低下头,说:“主子,早上好。”说着,去吻她的脚趾。丽萍小姐“嗯”了一声,用手拢了拢头发,没有她的指示,我的嘴是不敢离开她的脚趾的。

丽萍小姐又打了个哈欠,这才抬脚把我的头拨弄到一边,自己去梳洗了。我接着又来到未玲小姐的卧室,同样跪下,捧起未玲小姐的拖鞋。虽然未玲小姐才十六岁,但却喜欢穿硬梆梆的高跟拖鞋,乌黑发亮的露趾拖鞋,尖细的高跟,精致小巧的造型,看起来是那么漂亮,但却经常带给我最大的苦处,我曾在这双高跟下无数次翻滚着求饶,但不被原谅。现在见到这双鞋,我便不由自主的害怕,发自内心的恐惧让我对这双鞋也恭敬起来。我轻轻的捧起拖鞋,用手托着,开始学公鸡叫,慢慢的未玲小姐醒了过来,眼还没睁开,一只白暂的脚已伸了出来,我忙把头凑过去,让那只玉脚踩上我的脸,脚趾摸索着找到我的鼻子,按了几下,我就不再叫了。这是未玲小姐独创的人体闹钟使用法,而我自然就是那个闹钟。等未玲小姐坐起来,我伏下身,把鞋放在手上,未玲小姐将脚放在鞋上,一直连我的手一起踩到地上,然后再抬起脚,把我的头踩在鞋上,让我用脸的温度来暖和她的鞋,我的口鼻埋在鞋里,闻着那双鞋特有的味道和残留在鞋里的未玲小姐脚上的味道,一切是那么的熟悉。我一动不敢动,任她把脚架在我的头上。直到未玲小姐觉得鞋差不多热了,才把脚拿下来,我这才给她穿上鞋,然后规规矩矩的跪好,说:“小姐,脚奴请安!”说完去舔她的脚趾。等我舔了一会儿,未玲小姐发令:“去厕所。”我连忙跪趴在地上,未玲小姐坐在我背上,我驮她到厕所。到了厕所,这时丽萍小姐已梳洗完了,未玲小姐命我躺在地上,然后站在我上身上开始梳洗。尖细的鞋跟再次扎在我的胸腹之上,虽说我的肌肉和皮肤已经可以忍受这种痛苦,但还是无比的难受,我只能默默忍受着这熟悉的苦痛,直到未玲小姐梳洗完。

等主子们一切忙完,我开始伺候她们吃早餐,主子们吃饭时,我跪在桌下,给主子们穿上今天出门要穿的鞋。穿完了,就躺下作脚垫,未玲小姐和往常一样,一边用鞋底摩擦我的脸,一边吃着面包。丽萍小姐则双脚并拢,踩在我的肚子上,今天她穿的是一双细带高跟凉鞋,五寸高的鞋跟几乎全部陷入我的体内,我感觉像是要扎破我的皮肤一样,这种痛苦远比未玲小姐把我的脸当垫子一样踩来踩去要难以忍受的多,但当我看到丽萍小姐笔直修长的玉腿和*秀白暂的玉脚时,一切思想就都没了,我能做的只是在这双脚下安安静静的躺着,我知道这双脚已不仅是踩在了我的身体上,而更是踩在了我的灵魂上。

“脚奴,给我舔了!”我从沉默中惊觉,本已被踢得昏昏沉沉的脑袋变得清楚了,肚子上的压力也没了。我这才发见主子们以吃完了早餐,站了起来。未玲小姐的厚底凉鞋在我脸旁。原来刚才她喝奶时不小心有一滴洒在了脚上,我赶紧翻过身,爬到她脚旁,把她鞋上的奶舔干净。

主子们正在说话,似乎没注意到我,我舔干净了未玲小姐的鞋,没有命令不敢停止,直到未玲小姐把我踢开。今天丽萍小姐去我们学校讲课,我自然要去上学。像往常一样,未玲小姐拿狗链把我拴了起来,牵着我,和丽萍小姐一起出了家门。来到车库,取了车,我跪在地上,拉开车门,请主子们上车。随后才开始开车。做奴隶要时刻为主人服务,所以开车我早学会了。未玲小姐坐在前排,上车后,她斜倚在座椅里,命令我道:“把鞋给我脱了!”我连忙脱掉她的鞋,她便把脚放在我身上。开车后,她一边和丽萍小姐聊天,一边肆无忌惮的脚蹬在我的脸上,不时的玩弄我的耳朵和头发,直到把她送到学校。“姐,晚上叫脚奴来接我好不好!?”未玲小姐问,“行啊!你高兴就好。”丽萍小姐笑着说。“谢谢姐!”未玲小姐露出了灿烂的笑容。同时脚在我脸上蹬了蹬,示意我把鞋给她穿上。我一边给她穿鞋,一边听他命令:“晚上七点来接我。”说完,下车走了。我的心不由紧张起来,每次接未玲小姐回家的路上,我都要受一次非人的虐待。只要我和未玲小姐两个人的时候,她就会尽情的折磨我,想起来就不寒而立。接着,我开车和丽萍小姐一起来到学校,下车前,丽萍小姐解开了我脖子上的狗链,让我感激万分,我虽是丽萍小姐的奴隶,但还不习惯在众人面前服侍主人,尤其是在学校。丽萍小姐知道这点,所以在学校并不让我为难。


本帖隐藏的内容需要

关注用户

    最近还没有登录用户关注过这篇文章…
暂无评论
共有 0 位网友发表了评论

评论

您所在的用户组无评论权限,请先登录